英国人,太想要下一个“铁娘子”了

  他们会选出下一个“撒切尔”吗?

1994年,一名19岁的英国牛津金发女学生在电视上呼吁废除君主制,引得台下自由民主党员们发出阵阵喝彩。

  她振振有词地说道,“现在的英国,只有一个家庭可以诞生国家元首,但我们自由民主党人相信,所有人都应该有机会,我们不相信人是为被统治而生的”。

  二十多年后,当年的金发女学生选择了加入保守党,被称为“新铁娘子”,还进入了英国首相竞选的“决赛圈”。

  她就是46岁的英国外交大臣利兹·特拉斯(Liz Truss)。

  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图源:特拉斯个人网站)

  当地时间9月2日下午五点,大选投票截止,约18万名英国保守党成员已经在特拉斯与英国前财政大臣苏纳克之间做出了抉择。最终结果将在当地时间9月5日晚上公布,胜者将成为保守党党魁,并自动成为英国首相。

  据《卫报》报道,目前无论是博彩网站还是多项民调都普遍显示,特拉斯在党内的支持率要高于苏纳克,两人得票比例约为6:4。如果特拉斯获胜,她将成为英国第三任女首相。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一次英国全民普选。

  由于现任英国首相约翰逊在任期未满时辞职,此次大选的选民只有18万英国保守党党员。想要讨好他们,当然就要模仿他们心中的“白月光”——英国第一位女首相、执政时间长达11年的撒切尔夫人。据伦敦玛丽女王大学Mile End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决定下任英国首相的这18万人中,44%的人年龄在65岁以上,有97%是白人,有54%居住在首都伦敦和英格兰南部。

  对他们而言,是外表像撒切尔重要,还是本质像撒切尔更重要?

  相比于撒切尔自始至终的保守立场,特拉斯年轻时曾站在保守党的对立面。

  特拉斯于1975年出生在牛津,并非来自传统的英国“伊顿-牛津”政治精英阶层。她的父亲是英国利兹大学的数学教授,母亲是一名热衷核裁军运动的护士,父母都是坚定的自由主义者。

  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特拉斯从小信奉的便是自由主义,她儿时还参加过反撒切尔的抗议活动,她跟着大人们一起上街高喊:“玛吉、玛吉(撒切尔的名字简称),滚出去!滚出去!”

  特拉斯的家里人特别喜欢下棋,但小时候的特拉斯特别讨厌认输,如果棋盘上大势已去,她宁可中途退出也不肯认输。

  前往利兹念完高中后,特拉斯在18岁时回到老家,考入牛津大学学习政治、哲学和经济学,并担任牛津大学自由民主党主席。在此期间,她发表了那段呼吁英国废除君主立宪、走向共和的言论,这也让特拉斯在英国第三大政党自由民主党内有了名气。

  19岁的特拉斯在牛津上学时曾是自由民主党的新星。(图源:社交网络)

  正因如此,当特拉斯在1996年转而加入保守党时,她甚至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家人。直到特拉斯的父亲收到了同事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我看到你的女儿变成了托利党(保守党)!”

  据她自己承认,转投保守党的举动让她的父母感到震惊,以至于后来她以保守党身份竞选英国议会议员时,她的父亲拒绝出面她站台。

  相比于特拉斯在牛津上学时期的叱诧风云,转党后特拉斯在事业上的成就并不十分顺利。

  从政之前,特拉斯曾在壳牌石油公司担任商务经理,后来成为一名管理会计师。随后她在伦敦东南部担任了四年的地方政府议员,期间两次竞选议员失败,直到2010年成功才当上代表英格兰东部的西南诺福克郡议员。

  同样来自牛津大学的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最先提拔了特拉斯,让她在2012年升任为教育部副部长。在此期间,她还率队赴华考察了上海的学校,试图提高英国数学基础教育的标准。随后,特拉斯还担任过环境部长、第一位女性司法部长等要职,但都没什么过人的成绩。

  直到2019年,曾在英国脱欧公投中支持“留欧”的特拉斯再次改变了自己坚持的立场,她抱上了前首相约翰逊这条“大腿”,成为了他推动脱欧、实行“全球英国”战略的代言人。

  在英国正式脱欧的尴尬境地中,特拉斯促成了英国与澳大利亚、日本和挪威的多项新贸易协议,被约翰逊称赞为“能办成事儿的人”。

  从这时起,特拉斯才算是在保守党内建立了威望。

  而当她2021年成为外交大臣时,她才开始在衣着、做派上模仿撒切尔。她经常质疑欧盟的决定,还坐进坦克车内指责俄罗斯对欧洲构成威胁,并积极地推动欧洲对俄罗斯的制裁。

  在外交大臣的位置上,特拉斯终于得以成功施展强硬的做派,也为她在保守党内赢得了一个“新铁娘子”的称号。然而批评者们也直言不讳地表示,特拉斯把国际贸易部搞得像“只宣传她个人的社交媒体主页”,俄罗斯外长还嘲笑她“连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分不清”。

  但看似强硬的特拉斯似乎还是立场不够坚定。她是少数在约翰逊被英国官员们“辞职逼宫”期间没有辞职的内阁成员,近期却试图与约翰逊划清界限,强调自己如果当选“绝不会让约翰逊进入自己的内阁”。

  就是这样一个左右摇摆、政绩平平的特拉斯,却被许多人当成了“新铁娘子”,获得了如此高的支持率,只能说英国人真的是太想念撒切尔了。

  虽然撒切尔在卸任后的十几年里曾上榜“英国人最讨厌的公众人物”前三名,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却开始怀念她。

  如今的英国经济不景气,7月份通胀率已经达到40年来新高的10.1%,能源和粮食价格高企,似乎没人能提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政治上,首相约翰逊也丑闻缠身失去权威,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也越来越难处理,同时还要在俄乌冲突问题上表态。

  而同样在经济衰退时期上任的撒切尔,在1979年率领保守党赢下大选,出任英国首相。她在任的11年间,正值两伊战争爆发后的全球能源危机。从1979年到1981年,原油价格从每桶15美元涨到最高39美元,翻了至少一倍,给当时的英国经济造成极大打击。在那段时间,英国甚至要屈尊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救助贷款。

  这一切,在撒切尔上台后迎来了曙光,她大刀阔斧地改革税制、推行私有化,并打赢了马岛战争,让英国人重温了一次“日不落帝国”的落日余晖。

  尽管她实行改革后,给英国带来了贫富分化增大、制造业衰退、家庭债务增高、工会权益削弱等诸多争议与影响,但最直观的结果是,英国经济在她的任期内逆转了衰退,通胀从1970年代的25%下降至个位数。随着德、法等国的经济增长放缓,起码英国经济结束了相对下滑。

  以至于如今几乎每位保守党首相,都声称自己要在经济上继承“撒切尔主义”,撒切尔的改革似乎成了保守党拯救英国的唯一正确答案。

  在政治生涯上,撒切尔曾在1979年-1990年带领保守党连续获得三场选举胜利,在党内的威望极高。

  根据当时的记录,在一次保守党年会上,乱哄哄的会场在撒切尔进场后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随着她走到台前,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而撒切尔上台后不着急讲话,先喝一口水,再扫视全场,此时会场上又是一片安静。

  对比如今即将卸任的约翰逊,被自己的内阁亲信带头辞职“逼宫”,想要指责他的人排队都排不过来,每次议会讨论都如吵架一般,需要议长高喊“秩序!秩序!”,人们当然怀念会撒切尔。

  曾遭人唾骂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如今被人们怀念。(图源:英国政府官网)

  在对待欧洲上,撒切尔是旗帜鲜明的欧洲怀疑论者,她拒绝加入欧洲一体化,而且对欧元高度不信任,这些是导致她最终下台的重要原因。然而经历了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和2015年的难民潮冲击,英国人才意识到当初撒切尔的判断或许是对的,坚定了他们脱欧的想法。在危机到来时,欧洲一体化所剥夺的部分国家主权,使得英国不再能够凭借地理位置隔岸观火,政府能用来摆脱危机的手段也变少了。脱欧能够最终在英国公投成功,反映出更多英国人对于撒切尔观点的认同。

  在对待俄罗斯上,撒切尔的强硬态度也契合当下英国人的主流观点。

  英媒《独立》报称,“撒切尔是保守党唯一真正感到自豪的领导人”。参与此次竞选的每个保守党候选人,也都标榜自己要从撒切尔身上继承点什么。

  此前,在前四轮党内投票中领先特拉斯的英国首位女性国防大臣莫当特,她的名字就来源于撒切尔执政期间马岛战争中的一艘英国军舰。莫当特在宣传策略、性别平等问题上都喜欢用撒切尔举例,支持者们认为她强硬的军人形象也让人想起撒切尔。

  目前在每轮党内投票中都以票数第一领先的候选人苏纳克,也将他的经济改革方案描述为“常识性撒切尔主义”,并表示他将从撒切尔的政策中汲取灵感。苏纳克还将自己作为药剂师儿子的出身,与撒切尔作为杂货商女儿的出身联系在一起,试图引起人们的共鸣。

  特拉斯对撒切尔的模仿最为“简单粗暴”。(图源:社交媒体)

  而特拉斯则是直接模仿撒切尔的外表形象,她在一场辩论中换上了撒切尔最常穿的领结式衬衫,还多次模仿撒切尔的经典照片构图和姿势,以至于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特拉斯与撒切尔之间只差一个发型”。

  危机越是深重和复杂,人们就越渴望一个充满个性和魅力的强人来领导,如今的英国就是如此。英国剧作家黑尔还表示,“如果撒切尔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掌权,我认为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